当前位置: 主页 > 教育 >

李吉林任教的南通师范二附小

2020-05-21 18:05 - 查看:
2019年7月18日,中国情境教育创始人、全国教书育人楷模、著名儿童教育家李吉林去世。斯人已逝,精神永存。李吉林老师自1978年开始探索情境教学,历经几十载创立了中国特色原创的

  2019年7月18日,中国情境教育创始人、全国教书育人楷模、著名儿童教育家李吉林去世。斯人已逝,精神永存。李吉林老师自1978年开始探索情境教学,历经几十载创立了“中国特色原创的教育思想流派”。今天,我们特别编发江苏省教育学会副会长、江苏情境教育研究所副所长叶水涛的文章,回溯并学习李吉林老师的儿童教育思想体系,再次感受她为了教育、为了儿童的师者风范和人格魅力。

  李吉林,新中国培养的儿童教育家。她的儿童教育思想,植根于中华民族文化的土壤,浸润着她对儿童深深的爱,处处闪耀着智慧创造的光芒。

  李吉林是一位儿童本位的教育家,爱儿童贯穿于她的一生。在李吉林的心目中,童年是那样的美好,儿童是多么的可爱!儿童有无数的奇思妙想,有穿越逻辑规定的直觉,他们那质朴的情感闪耀着纯真本色的光芒,好奇的追问包含着发现的灵性与创造的智慧,看似荒诞不经的言行却有天然去雕饰的自然之美。然而,儿童又是不完善和成长着的,因此他们需要教师的爱护、教诲与引导。教师需要有充分的爱心与耐心。

  爱儿童的前提是认识儿童。童年是生命的未成熟状态,同时又蕴含着无限的发展可能,充满着勃勃生机。作为人生的一个特殊阶段,儿童必须通过学习应对成人社会所需的各种知识与技能,以适应未来生活的挑战。

  童年与成人是两个不同的世界,有不同的心智系统。童年,这段漫长的未成年期,在人类改变世界和自身能力上所扮演的角色,其重要性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。李吉林的情境教育正是基于儿童的发展心理,从爱护儿童与护卫童年发端。情境教育思想体现了李吉林对儿童的关爱之情,蕴含着她“发现儿童”、与儿童心心相印的教育智慧。

  在西方,现代童年概念始自启蒙运动,儿童教育被寄予了启蒙理性的期待。英国教育家洛克在《教育漫话》中说“儿童的精神在最柔软、最易于支配的时候”,应当“使之遵从戒律、服从理性”。通过对儿童理性的培育,使儿童得到更好的成长,这无疑是必要的。但让理性凌驾于儿童的自然生命之上,反过来又扼制了儿童的自由发展。

  在卢梭看来,儿童生来带有一种自然的善,教育的职责在于保护这种善,“不在于教学生以道德和真理,而在于防止他的心沾染罪恶,防止他的思想产生谬见”。这与洛克所说的“最应该花时间、下苦功夫和努力的,是使他们养成德行的原则、实践良好的教养”,形成了显在的对立和反差。

  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,在中国文化传统中,相信儿童为赤子,有先天的心灵纯洁。然而,又很难容忍儿童依天性自由发展,对儿童的教育是由外到内的严加管教与规训。朱熹的《童蒙须知》,对学童的衣食起居、言行举止、仪容外观,都有非常严格的规定。

  王阳明的《训蒙大意》,也以立人为本,但对于怎样启迪儿童心智,如何培育儿童人格,他有自己的见解。“大抵童子之情,乐嬉游而惮拘检。如草木之始萌芽,舒畅之则条达,摧挠之则衰痿”。他看到了童心之活泼、儿童好玩乐的天性,教育须容其“舒畅”,才能使其欣欣向荣、生长茁壮。

  对中外教育史稍加回顾,我们便可以看到,对于儿童教育的必要性几乎没有什么分歧,但怎样看待儿童、如何进行教育,则大体有两种不同的思想。一种可以视作社会本位,认为应该从社会的需要出发,对儿童进行相应的规训与塑造;另一种可以视作儿童本位,认为应该从儿童的天性出发,对儿童成长进行相机引导。无论东方或西方,规训的教育与塑造的教育总占主流地位。

  李吉林的儿童教育思想有其独特的价值,儿童本位的教育观与她的爱心与责任紧密地交织在一起。60多年的教师生涯,40多年的情境教育探索,一以贯之地热爱儿童,与儿童息息相关、心心相印。就此而言,中外的大教育家鲜有能与之对比的。李吉林对儿童理解之深刻,共同生活之长久,教学艺术之精湛,儿童教育理论之丰富与完整,中外大教育家也鲜有能比较的。李吉林儿童教育思想植根于中华文化的土壤,但又是李吉林继往开来的原创性创造。

  李吉林是长大的儿童,始终拥有一颗童心,这既是她的人格特征,也是她的学术个性。

  儿童是以整体的经验去整体地感知世界,在儿童的精神文化中,纷繁复杂的世界是一个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世界。这个世界的一切都处于儿童的直观之中,也因此渗入了儿童的经验而成为充满童真和童趣的世界。“学校教育源于生活,儿童进入学校以后,就进入到另外一个抽象的符号化的世界。这是一个综合性的难题。李吉林的研究就是在探索一条途径,寻找到一个中间事物使它能够与生活连接起来。”这是资深教育学者鲁洁教授对李吉林及其情境教育理论的高度评价。

  李吉林说:“1978年秋天,我走进了一年级的教室,当时语文教学的课堂是封闭的,没有形象、没有情感、没有生气,我觉得那是一片荒芜的土地,小苗在这儿不可能枝繁叶茂。”她勇敢地把孩子带出封闭的课堂,走进风光无限的大自然,孩子们睁大眼睛看着这五彩斑斓的世界,发现世界竟是如此美丽、神秘。孩子们兴奋得如同小鸟从笼中飞回了林间,幼小的心灵竟装得下浩瀚的宇宙。儿童对大自然场景的观察,以及由此得来的诱人的审美感受,让他们感动其中,激动其中,周围世界中智慧的源泉汩汩地在心中流淌。五光十色的大千世界、旖旎美丽的自然风光,深深地吸引儿童,激发儿童的美感,开阔他们的视野,唤起他们倾诉表达的强烈愿望。

  李吉林说:“儿童通过感官非常具体地认识周围世界,这就加深了儿童对情境中画面的感受,唤起表达的欲望,让他们就一景一物说出一段话、写出一篇短文,虽短却言之有物。”儿童的习作尽管幼稚,但都是现实生活的反映。这种反映不是照相式的直观,而是融进了思想与情感的创造,是以语言为媒介的思想情感与社会生活的融合。儿童的语文学习,不仅能获得抽象符号的知识,而且能勾连起知识与生活世界的联系,从而获得精神生命的成长。

  情境教育将知识、儿童、生活三者衔接起来,让儿童在学习的过程中获得身心解放,并建构属于自己的生活世界。诚如杜威所言:“儿童的世界是一个具有他们个人兴趣的人的世界,而不是一个事实与规律的世界。儿童世界的主要特征不是什么与外界事物相符合这个意义的世界,而是感情和同情……”

  情境教育以情为本、寓情于境,其显著特点为诗性的智慧与审美的意蕴和与儿童的童心、童趣心心相印。儿童世界是诗性逻辑的世界,充溢着强烈的感性色彩和浪漫主义想象。儿童的精神成长以想象力为基础,以思维的跳跃为特征,这是诗性智慧的发展,不同于成人的概念性智慧。

  李吉林说:“中国古代文论‘意境说’,含蕴着东方文化的智慧和审美意韵,让我仿佛在迷雾中看到闪烁着温暖光亮的灯盏”“情以物迁,辞以情发”若没有对“物”的感受,“情”如何“迁”;“情”不动,“辞”又如何发?情感既是文学创作的起点,也是儿童教育的起点。“意境说”是中国古典文论的精髓,内蕴非常丰富,它启迪了李吉林,情境教育的思想由此而发端与升华。

  著名雕塑家罗丹说,生活中不是缺少美,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。只有在特定的情境里,儿童才有特定的感受;只有在审美的情境里,儿童才有审美的愉悦。教师的职责和匠心就在于教育情境的设置,在于审美氛围的营造。身临其境的审美感受与体验,唤起儿童探求、诉说、表达的急切愿望,学习过程自然而然地为儿童带来审美创造的快乐。

  儿童教育尤其需要关注感情的温度,激活审美的感受,并以此感染学生的心灵。李吉林说:“‘美’的情境具有教育的多功能,魅力无穷。由此我想到美学,想到艺术,提出‘让艺术走进阅读教学’的创意,‘让阅读教学美起来’。”她认为,由此可以打开儿童学习阅读的新思路,甚至可以生出灵感,这是真正为了整合而跨界。

  儿童是感性的存在,形象思维胜于抽象思维。马克思说:“人只有凭借现实的、感性的对象才能表现自己的生命。”语文教学只有扣住感性的形象,才能吸引儿童;只有艺术的表达,才能打开儿童的心扉;只有通过艺术的美感,才能激发儿童的学习热情,潜移默化地引导儿童阅读走向深入。

  情境教育是由“情”及“境”的教育,也是由“境”见“情”的教育。情境教育是化抽象为形象的教育,也是由符号返回生活的教育。情境教育唤起儿童的想象与联想,引导儿童在品味语言文字、鉴赏艺术形象的过程中,领悟文章的主旨和写作技巧。对于儿童而言,阅读的过程既是接受的过程,也是发现的过程,更是形成自己独到见解的创造过程。

  李吉林说:“课文本是有情有境,我运用艺术的手段与语言描述相结合创设情境,课堂上我和孩子们共同沉浸在美的教学情境中。”情境教育在符号世界与生活世界之间,找到了儿童与文化适切融合的生长点。作为情境教育理论的创建者,李吉林终身保持儿童的本色与诗性智慧。哲学家、美学大师宗白华说:“主观的生命情调与客观的自然景象交融互渗,成就一个鸢飞鱼跃、活泼玲珑、渊然而深的灵境;这灵境就是构成艺术之所以为‘艺术’的‘意境’……意境是‘情’与‘境’(意象)的结晶品。”

  情境化的语文教学依据儿童的感性特征与自由奔放的思维特点,在语言文字的符号化教学活动中,精心构建充满儿童色彩和绚丽审美意韵的情境,在潜移默化中切实有效培育了儿童的语感和美感,提高了儿童的语言应用能力,也培育了儿童对民族母语的亲近感与依恋感。

  情境教育是中国本土原创性的教育理论体系,具有最为本色的民族风格。情境教育理论植根于民族文化的土壤,受益于民族文化的滋养,对李吉林教育思想形成影响最深的是中国古典文论的代表作。

  《文心雕龙》的“意境说”,是情境教学起步阶段的指路明灯。“意境说”让李吉林在苦苦求索中豁然开朗,她说:“我结合现代教育理论将中国古代文论‘意境说’大胆地运用于小学教育,中国民族文化给予我智慧的启迪与理论滋养……‘意境说’,不仅为小学语文情境教学提供了理论支撑,而且进一步支撑了整个情境教育的研究和情境课程的开发。”

  王国维的《人间词话》,促成了由情景教学到情境教学的飞跃,推动情境教育理论走向成熟与完善。王国维从境界论上讨论“情”“境”问题,他说:“境非独谓景物也,喜怒哀乐,亦为人心中之一境界。故能写真景物、真感情者,谓之有境界,否则谓无境界。”“真、美、情、思”,这是情境教育的四要素,由此形成完整的体系,美也就成为情境教育的最高境界。

  情境教育不仅适用于形象化的母语教学,同样适用于抽象符号化的数学教学。李吉林将生活展现、实物演示与艺术手段结合起来,“让儿童感悟数学的文化性和美感性,把数学教育中数学知识的获取、数学技艺的掌握与数学文化、数学美感熏陶三重功能结合在一起,从而丰富了儿童的精神世界”。情境教育从文化的高度与审美的视野来定位数学与数学教育,儿童的数学学习因此更为快乐、充实、高效。

  李吉林生于江苏南通,长于南通,受教于南通师范学校,一辈子执教于南通师范第二附属小学。南通文化以崇文重教著称,对近代南通影响最大的是清末状元、实业家、教育家张謇。李吉林就读的南通师范是中国第一所师范学校,由张謇创办。李吉林任教的南通师范二附小,是当年张謇的私家花园。由花园到学校,开现代学校制度的先河,寄托着张謇桃李满园的美好愿景。

  教育是薪火相传的事业,南通敬师重教的传统,可以追溯到宋代的胡瑗先生。胡瑷是宋初第一位大教育家,作为南通教育文化的奠基者,他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,见之于风土人情、教育气象和士子修养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,南通崇文尚教的传统、有容乃大的风气,地方先贤谦和雅致又刚健有为的精神,给予李吉林开放的胸襟、兼容并蓄的心态和发愤图强的个性品格。

  李吉林一直站在教育学术研究的前沿,有高屋建瓴的思想穿透力,情境教育作为非凡的理论建树,这与她的学习精神和文化心态有必然的关联性。情境教育理论的核心是儿童教育思想,李吉林儿童教育思想惠及无数的教师及莘莘学子,在人类历史文化的长河里将永远闪耀璀璨的光芒。

  (李吉林(1938-2019),著名儿童教育家、江苏情境教育研究所原所长、情境教育创始人。先后出版有《情境教学实验与研究》《训练语言与发展智力》《情境教学理论与实践》《小学语文情境教学》《情境教育的诗篇》等多部专著。曾被国务院授予“全国先进工作者”“全国劳模”“全国三八红旗手”“全国五一劳动奖章”等称号)

上一篇:上一篇:在大港北山顶3处土墩墓发掘出土文物百余件           下一篇:下一篇:我没搞懂有什么区别